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时政 >> 人物 >> “穿越”克孜尔石窟 >> 阅读

“穿越”克孜尔石窟

2018-01-09 08:57 作者:李晓玲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郑雪婧
分享到:

南疆的冬日总是要来得比北疆晚一些。在温暖的冬阳沐浴下,克孜尔山谷中树叶金黄、河水欢畅,一派静谧祥和的景象。鸠摩罗什静静地俯身沉思,整个雕像笼罩在午后的阳光中,同身后盘旋的阶梯、红褐色山峦中层层叠叠的洞窟、湛蓝的天际线融为一体。这里,成为方圆几十公里荒原内一处有山有水有丛林有佛像的神奇所在……

故事画的海洋

开凿于公元三世纪末的克孜尔石窟,距离我们已经有千年之遥。克孜尔石窟坐落于悬崖断壁之上,绵延三公里。它是我国开凿时间最早、规模最大、洞窟类型最全、地理位置最西的大型石窟群。与敦煌、龙门、云岗并列为全国四大石窟的克孜尔石窟,是汉唐时期西域佛教文化中心之一。

如果说敦煌莫高窟是以多姿多彩的佛教壁画闻名于世,那么克孜尔石窟就是一条壁画的长廊,其内容之丰富、画面之精美、色彩之斑斓、人物之多样,简直就是“故事画的海洋”。德国探险家勒库克曾经称赞说,克孜尔石窟的壁画是他们在经过的地方所能找到的最优美的壁画。2014年6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克孜尔石窟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进入世界遗产名录。

克孜尔石窟位于新疆阿克苏地区拜城县克孜尔镇东南7公里处明屋塔格山的峭壁断崖上,南面是木扎特河河谷,属于龟兹古国的疆域范围。龟兹古国地处古丝绸之路上的交通要冲,曾经是我国在西域地区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佛教从印度传入新疆后,在此形成“西域佛教”,又传入中原。

目前,遗存在克孜尔石窟的上万平方米壁画,除了佛本生故事、佛传故事和经变图画,还描绘了千年前西域的生产、生活场景、山水风土等,是一部古代新疆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在克孜尔,保存有早期壁画的洞窟和大像窟数量远远超过了阿富汗的巴米扬,有些洞窟的年代甚至比敦煌莫高窟还要久远。扎根在深厚的龟兹民族文化土壤里,克孜尔石窟壁画还充分吸收了中原汉地艺术以及印度艺术、希腊艺术、波斯艺术等多种文化养分,创造出了独特的“西域龟兹艺术画派”风格,又对中原音乐、舞蹈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壁画所使用的矿物质颜料,更是历经千年之久仍保持着鲜艳的色彩,成为研究中国传统重彩画(岩彩画)的“活化石”。

虽经风蚀、洪水、地震等自然灾害和人为破坏,壁画已然饱经沧桑,但从四壁到穹顶,目光所及,丹青斑斓,几平方米的石窟,立时成为故事与艺术的殿堂:站立在残缺不全的壁画面前,仿佛看到当年虔诚的僧侣们,是怎样在酷暑或寒冬里,手托盛满金箔、青金石、孔雀石的画盘,凝神静气绘制一幅幅壁画,为菩萨、罗汉的造像敷上金粉或金箔,让栩栩如生的飞天、伎乐天、佛塔等形象唤之欲出……一时间,让人仿佛被漫天繁星般的壁画簇拥着穿越时空,回到汉唐盛世,欣赏婉转曼妙的龟兹乐舞,聆听行云流水般的经文。

壁画中最让人心灵震撼的故事,是有“故事画之冠”的17号洞“舍生取义”壁画。其中一幅描绘的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支驼队,满载货物的骆驼昂首而立,眼望远方。驼前两个脚夫头戴尖顶小帽,脚蹬深腰皮靴,身穿对襟无领长衫,满脸须髯面向前方,振臂欢呼。在脚夫前面还有一人,只见这人两眼微闭,神态自若,高举着正在熊熊燃烧的双手,在山洞前照亮了骆驼商队前进的方向。这就是“萨薄白毡缚臂,苏油灌之,点燃引路”的佛本生故事。

克孜尔石窟正是以这样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艺术背景,让人驻足良久不舍离去。然而,石窟内随处望去都是满目疮痍:放置释迦佛的拱形佛龛里空空如也;壁画上所有佛像左半边袈裟均被剥走——因为它是金箔制成的;甚至整面的壁画都被野蛮盗割揭走,遗存壁画的病害侵蚀进程也随之加剧。19世纪末20世纪初,接踵而至的西方探险队从克孜尔石窟劫掠了大量精美的壁画。如今在许多西方国家的博物馆、艺术馆,特别是德国的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陈列着大量被探险队从克孜尔石窟劫掠的壁画。真可谓丹青斑驳处,涕泪满衣襟。

历史上最有名的新疆人——鸠摩罗什

千里迢迢来到克孜尔石窟的人们,都会被石窟前具足自在的鸠摩罗什沉思雕像所深深吸引。这尊深黑色的雕像背东朝西,高约3米,坐姿参考了壁画中思维菩萨的姿势。年轻的鸠摩罗什身躯雄健,束帛座上,头微倾俯,沉静凝思。1994年9月9日,“鸠摩罗什与中国民族传统文化——纪念鸠摩罗什诞辰16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克孜尔石窟开幕。岁月荏苒,而今,西域高僧鸠摩罗什的沉思像已经成为龟兹文化的标志性建筑。

鸠摩罗什是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与玄奘大师齐名,是东晋时后秦的得道高僧,也是我国著名的佛教大翻译家,梁启超称他是“译界第一流宗匠”。“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简雅优美,包含无穷智慧的偈语,就出自鸠摩罗什所译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也是他所译经文中最广为人知的一段,被称为“六如偈”。

公元401年后,鸠摩罗什在长安组织了规模庞大的佛经译场,率弟子僧肇等八百余人,译出佛经共计74部384卷。由于译文非常简洁晓畅,妙义自然诠显无碍,所以广为流传,深受众人喜爱。

在中国佛教的译经史上,鸠摩罗什开创了一个新时代,史家统称罗什以前的译经为“旧译”,称罗什译经为“新译”。虽然鸠摩罗什翻译的是佛经典籍,但他的影响力却远远超越了佛教的范畴。最妙的是,鸠摩罗什译作中还创造了大量的新名词和音译名词,如“大千世界”“一尘不染”“天花乱坠”“想入非非”“粉身碎骨”“回光返照”“火坑”“烦恼”“苦海”“魔鬼”“世界”“刹那”“智慧”“意识”“未来”“心田”“爱河”……这许多耳熟能详的佛经词汇,已然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常用语。他的翻译理论及所译的经、律、论,不失原意却又文辞优美,琅琅可诵,对唐以后千余年来中国的哲学、美学、语言,以至文化生活都产生了深邃的影响。

鸠摩罗什出生在古代龟兹,即今天的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拜城、新和、沙雅一带,是丝绸之路北道的必经之地。佛教在龟兹流行了千余载,龟兹也因此成为丝绸之路上国际化的佛教中心。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说过,如果可以选择出生的时代与地点,愿生在佛教初传的龟兹。鸠摩罗什的父亲鸠摩罗炎是古印度婆罗门贵族,他抛弃相国之位,避世出家,东度葱岭,来到龟兹。龟兹王白纯迎请他为国师,并“以妹妻之,因生罗什”。出自皇室贵胄的罗什自幼聪敏,被誉为龟兹智慧之子。7岁时他随母亲出家,游学天竺诸国,遍访名师大德,深究奥义,博闻强记,以大乘小乘互为师,传为佳话。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鸠摩罗什是千年以来知名度最高、个人影响最为广泛的土生土长的新疆人。

公元413年,鸠摩罗什在长安逍遥园(今陕西户县草堂寺)圆寂。鸠摩罗什圆寂前曾立下誓言:“愿凡所宣译,传流后世,咸共弘通。若所传无谬者,当使焚身之后,舌不焦烂。”为了纪念鸠摩罗什,当年大师曾开坛讲经说法十余年的凉州(今甘肃省武威市),还建有“舌舍利塔”。

世代传承的石窟“守护者”

冬日的午后,记者来到克孜尔石窟脚下的新疆龟兹研究院时,20年来一直从事佛教研究的新疆龟兹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台来提·乌布力正在聚精会神地把《丝绸之路》翻译成维吾尔文。旷野深山福德之地,实为修行好去处。在此工作的专家学者和工作人员们,安守寂静,忠于职守,探求智慧之道。

新疆龟兹研究院前身是1985年成立的新疆龟兹石窟研究所,经过30多年的不懈努力,以克孜尔石窟为中心的龟兹石窟研究已经在考古、美术、文化、技术保护、文物保管等专业方向上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研究院的各民族工作人员常年坚持在洞窟临摹壁画,目前已临摹壁画数百平方米,这项艰巨的任务是克孜尔石窟研究的基础性工作。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家文物局也先后派出多位我国一流的石窟保护研究专家,对克孜尔石窟进行细致的科学勘察、测绘和实验,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克孜尔石窟进行基础维修和加固,对洞窟进行防水处理,想方设法破解壁画脱落粘合、烟熏壁画清洗、古龟兹文字破译以及埋没洞窟的发现清理等难题,并先后出台了多部保护和管理条例。

“克孜尔石窟是龟兹石窟的代表,而龟兹石窟是古代丝绸之路上中西方文化交融的见证。”台来提·乌布力告诉记者,由于地下水丰富,2017年研究院投资千万元对部分洞窟掩体进行加固,对地下水进行处理。“这都来自于国家文物保护的专项资金,之前我们还做过壁画病害处理和保护项目,目的就是延长克孜尔石窟和壁画的生命,把文物留给后人。”

其实,自20世纪上半叶起,克孜尔石窟就屡见于国人游记或考察报告,其中较为重要的是考古学家黄文弼和画家韩乐然的科学调查工作。参加中国和瑞典联合组织的西北科学考察团考古组工作的黄文弼先生,是我国系统地考察与研究龟兹石窟的先驱者。1928年在塔里木盆地进行考古调查期间,曾在克孜尔石窟工作过,他对140多个洞窟进行了编号,绘制了洞窟分布和平面示意图。在清理部分洞窟时,发现了多种文字的文书写本和钱币等遗物,其中的汉文纪年文书,对克孜尔石窟的变迁情况提供了可供断代的参考资料。

历史专业毕业的台来提·乌布力继承了先驱者们的事业。他认为,龟兹石窟文化遗产不仅是古丝绸之路文化的重要标志,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在新疆基层长期从事古代宗教文化研究的学者,他常被人问道:你是一个维吾尔族人,为什么从事佛教研究?“我回答说,龟兹石窟文化遗产不仅仅是佛教遗址,更是新疆自古以来多元文化交流、交往、交融的历史见证。我的研究就是要阐明,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文化、多宗教信仰、多人种汇集的地方,是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台来提·乌布力认为,要让文物说话,让历史发声,通过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段为各族群众讲故事。他建议让龟兹文化进校园、进社区,并把图文并茂的展览做到全疆各地去。“要充分展现各民族、多宗教并存的新疆,充分体现各民族的命运与祖国的兴衰荣辱息息相关、紧密相连的血肉关系,树立真正的文化自信!”(半月谈记者 李晓玲)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