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时政 >> 科技 >> 人有4条命、两个家园、两个空间 >> 阅读

人有4条命、两个家园、两个空间?

2018-01-09 08:55 作者:何传启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郑雪婧
分享到:

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16世纪以来,世界发生了多次科技革命,每一次都深刻影响了世界力量格局。”他强调,进入21世纪以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孕育兴起,全球科技创新呈现出新的发展态势和特征。不可否认的是,21世纪新一轮科技革命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刷新人们的视野和思维,它何时发生?中国应如何应对?

第六次科技革命即将到来

科技革命指世界科技的根本性改变,泛指重大科技突破集中涌现的现象。

按照上述定义和标准,在人类文明层次,16世纪以来世界科技大致发生了五次革命,包括两次科学革命和三次技术革命。

21世纪的新科技革命尚未发生,但关于新科技革命的预测已有不少。

2009年美国科学院发表研究报告《21世纪的新生物学:确保美国领导正在来临的生物学革命》;2009年中国科学院发表报告《科技革命与中国的现代化》,认为当今世界正处于新科技革命的前夜,在六个方面正在孕育重大突破,可能会引发新的科技革命。

2011年4月根据中国科学院的部署,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组织开展了“第六次科技革命的预测研究”,认为21世纪有可能发生第六次和第七次科技革命。

第六次科技革命有可能是一次“新生物学和再生革命”(约2020年~2050年),它将以新生物学革命为基础,融合信息科技和纳米科技,为人类提供提高生活质量和人类可持续性、满足精神生活和健康长寿需要以及适应宇航需要的最新科技;它主要发生在生命科技、信息科技和纳米科技的交叉结合部,将是科学革命、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交叉融合。

第七次科技革命有可能是一次新物理学和时空革命(约2050年~2100年),它将提供新能源、新运输和宇宙旅行,主要发生在物质科学、空间科技和能源科技的交叉结合部,也将是科学革命、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交叉融合。

从科学角度看,第六次科技革命将可能是一次新生物学革命,解释生命和意识的本质。它将是一次仿生创生再生的“三生技术革命”,也是一次“新生物经济革命”。

从人类文明角度看,它将是一次“再生和永生革命”,人类文明将进入再生时代。

“人体永生”可能会实现

第六次科技革命有多个标志。可以说,类似以往电影中不可思议的情节,都在逐步转化为现实。

一是信息转换器,一种实现人脑与电脑之间的信息转换的设备。目前,脑机接口技术(BCI)发展很快。信息转换未来会达到这样一种水平:从电脑下载信息到人脑无障碍,从人脑上传信息到电脑无障碍;前者引发知识下载的“学习革命”,后者实现无障碍的意念控制。

二是人格信息包。通俗地说,通过对人脑意识和人格的数字化复制和虚拟再现,形成一个包含“自我意识、独立人格和人生信息”的信息人(数字人),实现具有自我意识和人格的“数字化生存”。美国电影《阿凡达》中的“意识转移”和科幻电影《超验骇客》中的“网络生存”将成为现实。

三是人体再生,指用人体的体细胞培养出一个新人体(新生或成熟人体)。它将实现生物学意义的“人体复制”或“人体再生”。目前植物细胞全能性得到验证,动物细胞核的全能性得到验证,生物界存在单性繁殖。在不远的未来,科学家将发明一种动物细胞培养方法,验证动物细胞全能性,为人体再生提供生物学基础。

四是创造生命,人工合成和创造生命。有助于解释生命现象,制造新的物种和设立生物工厂等。将引发关于生命伦理的争论。目前已能合成基因组和染色体。

此外,还有神经再生、体外子宫、家用仿生人、耦合论、整合论、永生论等6个标志。

如果上述10个标志都取得突破和成功,那么,人类将获得三种新的“生存形式”,即网络人、仿生人和再生人,实现某种意义上的“人体永生”。

将改写人类文明形态

以自然人为起点,分别制备他的人格信息包、仿生人体和再生人体;然后,把他的人格信息包复制到互联网上,形成一个他的“网络人”;把人格信息包复制到他的仿生人体上,形成一个他的仿生人;把人格信息包复制到他的再生人体上,形成一个他的再生人;通过信息转换器实现他与网络人、仿生人和再生人的互动。形象地说,届时人将有“四条命”。

在某种意义上,“网络人”是自然人的一个“网络镜像”,可以主动获取知识和信息;“仿生人”是自然人的一个“社会替身”,可以承担体力和脑力劳动;“再生人”是自然人的一个“复制体”,是自然人的一个“身体备份”;自然人的生活将主要是创新和休闲。特制的“仿生人”将能够适应宇宙环境,可以携带自然人的本体,进入太空,开辟宇航时代。人的四种“生存形式”以自然人为主导,彼此理性互动,生成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和人类世界。

如果说,前五次科技革命是人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和征服自然的需要,那么第六次科技革命将是人类认识自己、改变自己和改进自己,全面提高生活质量,提高人类可持续性,满足健康长寿和适应宇航时代的需要。如果说前五次革命改变外部世界,那么第六次革命将改变人类自己,其影响将超过前五次革命。

它将改变人类的生产方式和产业结构,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改变学习、工作、家庭、性生活到生殖模式,与此同时也将带来副作用。

比如这将带来学习革命,运用信息转换器,人脑和电脑就可以直接进行信息交流,学习成为“知识充电”,人类可以从没完没了的学习压力中解放出来。

比如人造生命、人造子宫、家用仿生人和人体再生等一系列突破,将彻底改变人类对生命、家庭和性关系的认识,引发伦理争论。

从政治角度看,它将带来新的国际战争和世界格局。

一是改变国际战争的武器体系和战略形态,包括神经武器、网络战士、仿生战士、“制脑权”和神经控制战等。二是改变国际关系和世界格局。从技术角度看,如果一个国家拥有神经控制战的能力而其他国家没有,那么,这个国家就可能操纵他国的领导和军队,甚至把他国的精英和军队变成自己的傀儡和附庸,国际关系和世界格局将会彻底改变。

建设科技创新特区

对于突发的科技革命,仅采用常规科技政策是不够的。常规事情按程序办,超常事情则要超常应对。面对扑面而来的第六次科技革命,我们需要做好准备:

首先,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设“前沿创新体系”。

我们认为,可参考和借鉴经济特区的做法。可以在第六次科技革命的主体学科领域,如生命科技、信息科技和纳米科技的交叉结合部,建立“科技创新特区”,与世界科技前沿全面接轨,努力打造一个瞄准新科技革命前沿的“前沿创新体系”。

其次,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打造科技前沿新引擎。

组建国家高等科学研究院,在第六次科技革命的主体学科领域建设一批“科技创新特区”,重点开展新生物学和再生革命的先锋性、开拓性和前沿性交叉科学研究。

在21世纪末,人类将有四种生存形式,两个家园(地球家园和太空家园),将生活在两个空间(物理空间和网络空间);构成人类文明的新形态,塑造一个新世界。

届时,地球将成为人类文明的发源地,宇宙将成为人类高级文明的大舞台;新科技革命的赢家有可能成为新世界的主人,输家有可能成为他人的傀儡或附庸品。(作者系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